從臺前到幕后!楊麗萍:春晚就像家鄉的打谷場
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02月07日 10:08 來源:央視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虎年春晚,兩位年輕舞蹈演員演繹了以2021年三星堆重大考古發現為創作靈感的創意舞蹈《金面》,臺前他們精彩亮相,幕后舞蹈家楊麗萍作為編舞也同樣吸引眼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臺前到幕后

                    電影化的拍攝手段,CG設計制作和光學動作捕捉技術結合在一起,讓舞蹈《金面》有著和傳統舞蹈不一樣的視覺體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編創到拍攝制作,再到多次彩排,作為編舞,楊麗萍忙碌了近3個月的時間。之前,她已經七次登上春晚舞臺,很多人期待能在春晚的舞臺上再次看到楊麗萍的表演,但虎年春晚,《金面》登臺,楊麗萍則始終留在幕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我覺得春晚的舞臺特別像我們家的打谷場,村子里那個打谷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為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過年的時候全村老少在那里跳舞唱歌,特別像。我覺得春晚就是這樣一個大的民俗,無非就是換了一個地方,這里有燈光,那時候是篝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跳舞是特別美好的事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1958年,楊麗萍出生在云南大理,她沒有受過專業的舞蹈訓練,全憑天賦,在13歲的時候從村寨跳進了西雙版納州歌舞團。22歲時,楊麗萍進入中央民族歌舞團,以“孔雀舞”聞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孔雀舞是我國傣族民間舞中有著千年歷史傳統的表演性舞蹈,楊麗萍把這一傳統舞蹈的美演繹到了極致。1988年到2012年的24年間,楊麗萍七次登上春晚舞臺,一度成為家喻戶曉的“孔雀女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自然界美的化身,孔雀一直是楊麗萍追求和塑造的舞臺形象。1988年首次登上春晚舞臺表演單人舞《雀之靈》,2012年最后一次在春晚上表演雙人舞《雀之戀》,并主演舞劇《孔雀》, 2018年主演舞劇《孔雀之冬》,30年間,楊麗萍演繹的孔雀形象也在不斷生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雖然過去三十多年了,您會不會想到詮釋《雀之靈》那個時候的楊麗萍?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二十幾歲的時候特別喜悅、憧憬,跳的時候就覺得很美好。跳到最后,就覺得每次上臺都好像是新的,覺得它跟著我的年齡在成長,從少女到青春,從青春再到中年,再到老年。前段時間跳了一個舞劇《孔雀之冬》,其實講的就是終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你會不會害怕衰老?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我覺得身體真的是在衰老,但我的心態沒有衰老。我接受,也盡量做到年輕,比如怎么打扮,怎么運動讓自己體態保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少數民族的東西特別時尚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,楊麗萍離開中央民族歌舞團,回到了家鄉,回到了自己原生的文化和熟悉的自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生命有什么意義?這個生命給你了,你就得在這個時間里面用你的生命去找到你的價值,跳舞是你的擅長,那你就不要浪費上天給你的能力,你就真誠地跳舞,有感情地跳舞。很多人覺得跳舞很辛苦,我覺得跳舞是特別美好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03年,楊麗萍創作和主演的原生態舞劇《云南映象》首演,創作的靈感和素材源于她在云南深山的大小村寨采風所得,演員則是她從農牧民出身的非專業演員中挑選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我覺得少數民族的東西特別時尚,現在人都回歸,回歸國風,回歸本土,為什么?就是因為人們已經意識到了這個,只不過我比較早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云南映象》憑借原創鄉土歌舞的藝術魅力、強勁的生命激情征服了觀眾,包攬了國內專業舞蹈最高獎項“荷花獎”的五項金獎,至今,《云南映象》每年演出超過300場,巡演足跡遍布世界各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孔雀要讓自己的羽毛絢麗,就要吃一種有毒的果子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之后,楊麗萍的創作不斷突破,從衍生態打擊樂舞《云南的響聲》,到實驗性現代舞劇《十面埋伏》,再到最近推出的舞蹈藝術電影《虎嘯圖》,楊麗萍的舞蹈語匯更加驚艷有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超然的生活方式和不斷給人驚奇的藝術作品,并非楊麗萍的全部。上世紀80年代初,以“孔雀舞”聞名之后,她就成為國內首位舉辦個人舞蹈晚會的人!对颇嫌诚蟆吠瞥龊,她成立云南映象文化傳播有限公司,開始探索“自給自足”的舞蹈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如果有人說楊麗萍是很會做生意的藝術家,你會介意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不介意,你如果肚子沒吃飽,怎么有力氣跳舞?大家覺得孔雀是集美一身的生物,但其實它要讓自己的羽毛很絢麗,就要吃一種有毒的果子,所以它有那么美好的生命外形,其實它在自然里面生存是很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探索楊麗萍一直沒有放棄,2011年,她又成立了云南楊麗萍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,3年后,該公司在新三板上市,開創了國內演藝公司上市的先河。然而,上市后的經營并不順利,近兩年的疫情更是加劇了公司的困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本來在國外有很多巡演,去不了,國內的巡演也少之又少,兩個定點演出全部停下來,但我們的舞者都是要發工資的。我跟我們那些舞者也講,要不你們就回去,回到村子里父母總是會給你飯吃。我們給你發著基本工資,交著各種社保,但是他們還是不習慣,還是想上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要不要堅持?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這個困難就在這,你怎么去戰勝它?這也是考驗,人生當中這種來自外界的考驗太多了。有一次我們在美國連演16場,倒數第三場的時候我把腿給摔了,腿裂了,我照樣把另外三場跳完了!度钢`》比較難,還要旋轉,但是票都賣出去了,沒辦法,我也沒有B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害怕衰老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已經跨入60歲的門檻,她本人登臺的次數也的確在減少,但有時,當劇院音樂突然響起,當自然的光影明暗變幻,她會即興而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好多人都覺得六十歲以上不應該再上舞臺跳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我奶奶八十多歲還在跳,她鍛煉身體,身心愉悅,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起舞,你可以在一條河邊起舞,你可以在一棵樹下起舞,你可以在自己的心里起舞。曾經有人問我,你在舞臺上跳舞不就是為了掌聲鮮花?我說沒有。他說你覺得觀眾給你的掌聲是什么?我說我感覺觀眾的掌聲就像小河淌水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你還要繼續跳,是告訴大家我能跳,還是說我想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要根據作品,比如哪一個作品適合你,我都在琢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我們還是希望在春晚舞臺上看到您,盼望著哪一年您重新站在那個舞臺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麗萍:我目前還沒有找到突破口,現在是瓶頸階段,但我想會的,我一定會想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丨王寧

                  編輯:李奧迪
                  男人从身后按着她猛烈的撞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