欠薪和股改 中國職業足球難過的“坎”
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08月08日 13:09 來源:天津日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中國足球職業球隊來說,在“金元足球”落幕之后,各隊的日子都不好過。昨天,中超聯賽重燃戰火,但武漢長江隊和廣州城隊的前景并不明朗,一個是因為欠薪,另外一個則是股改工作陷入了停滯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武漢長江一度要退出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超聯賽第一階段結束之后,中國足協再次強調了“清欠”的時間表,希望各相關俱樂部在7月31日前解決所有欠薪的30%,這已經是最大程度的容忍了。只不過,一些欠薪球隊并沒有解決危機,問題只能一拖再拖,直到中國足協祭出了殺手锏:涉及欠薪的球隊,這個賽季引進的新援將無法登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一來,武漢長江隊只有15名球員可以進行比賽,如果排除U23門將高翔以及傷病球員后,能夠登場的球員不足12人。隨后,武漢長江俱樂部和足協方面溝通時表示,如果因此遭到處罰,那么將會選擇退出中超聯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武漢長江隊的欠薪總金額只有5000萬元,其實并不算多,但為何俱樂部投資人遲遲不愿意還錢呢?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與部分教練和球員的合同糾紛問題,相關仲裁結果在去年9月就已經產生,但武漢長江俱樂部并不認同,而且拒絕執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出鬧劇最終引起了當地主管部門的重視,隨后在經過溝通之后,武漢長江俱樂部發了一部分薪水,一些離隊球員收到了一部分工資。昨天下午,武漢長江隊已經動身前往梅州,不過他們會以什么樣的陣容出戰,恐怕還要看能否解決全部欠薪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武漢長江俱樂部可以度過這次危機,接下來按照中國足協設定的時間點,10月31日和12月31日要繼續償還欠薪,恐怕還會出現各種問題。其實不僅僅是武漢長江,中超一些球隊的歷史欠薪金額數目非常龐大,中國足協也很難繼續通融,退出并不是一句玩笑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中國足協的態度,從某種程度上也讓一些俱樂部感受到了絕無通融的可能。此前棄賽的淄博蹴鞠隊目前已經解決了欠薪的問題,說明了中國足協堅持原則的必要性。目前湖南湘濤隊和新疆天山雪豹隊都存在著退出的可能性,中國足球職業聯賽依然沒有回暖的跡象,但也沒有外界想象的那樣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股改卡在歷史舊賬上

                    和武漢長江隊相比,廣州城隊如今的現狀更讓人擔心,這支球隊在中超聯賽第一階段的表現毫無戰斗力,只是依靠大連人隊的換人低級失誤拿到了三分。好在目前俱樂部通過談判與球員們達成一致,球隊也完成中國足協設置的7月31日清欠總額達30%的要求,保住在中超聯賽第一階段僅有的3個積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廣州城俱樂部的股改工作,依然陷入了停滯之中。年初的時候,這家俱樂部的股改工作動靜很大,新投資方組建了國企聯合體,甚至按照承諾根據原來的工作合同向廣州城隊兩次發放工資,實現了2022賽季無欠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只不過,廣州城隊的問題卡在了歷史債務上,新投資方根本不認,而俱樂部隊原有運營團隊也無力解決。俱樂部無法完成股改,就無法卸下歷史包袱,廣州城隊的保級前景已經不被外界看好了,甚至提前解散的可能性也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廣州城隊的歷史債務,球隊的欠薪數額幾乎占據了一半還多。俱樂部希望球員能夠主動在欠薪數額上打折,經過溝通之后,球員們還是做出了一定程度的犧牲。不過外援的欠薪金額近乎天文數字,而且談判的空間不大。廣州城俱樂部如何解決歷史債務,從目前來看還是一個未知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“金元足球”時代所帶來的惡果正在顯現,一些天價外援盡管離去,但俱樂部的債務問題卻無力解決。在這種情況下,指望推動股改工作拯救球隊,其實并不現實,要知道接手的新東家沒有責任,更沒有義務去解決歷史舊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本報記者 申煒

                  編輯:陳少婷
                  男人从身后按着她猛烈的撞击